心里的包袱的王英强往厅内走去的脚步都是轻松

发布时间:2018-06-02 13:50:45   编辑:大资金彩票-大资本彩票平台浏览人次:80

  让顾铮一下子就升成了百户的实职。
 
    而他则被单独的调到了公刘岛任职,那个连接威海卫与辽东卫的枢纽,距离几个相近的国家的海域居中的巴掌大小的岛屿上,做起了最高指挥官。
 
    王英强不是在请功的奏折上说过,顾铮此子才思敏捷,算无遗策吗?
 
    好,那就给一个别人都焦头烂额的重镇岛屿,让他来试试手,死马全当活马医了!
 
    这一干圣旨念下来了,所有的人都高兴了。
 
    别看王总兵总是揪着自家儿子念叨着废物点心,但是他周围的同僚们的子弟们,除了那种世袭下来的人家,还没有一个小子的职位能比他的儿子更高的了。
 
    而顾铮也很是满意,来这个世界未满一年的时间里,他竟是直接由一个渔村小子完成了民转官的过程。
 
    以少年之龄,任一方守备指挥之职,感谢大名朝的武将升职机制,也感谢主动送上人头的海上霸主系统。
 
    当然了,这些人当中,高兴的情绪也要分成几个水准。
 
    最起码王千总在听说唯独顾铮被留任了之后,他一开始听到升值中给予他的官职和相关荣誉,就没那么开心了。
 
    当大家送走了宣旨的太监,在王总兵的倡导之下,准备在晚上摆上一个家宴好好的宴请一下儿子的同僚的时候,这个当爹的就十分敏锐的发现了他的儿子沮丧。
 
    在那些半大的小子依然兴奋不已的讨论着今后自己的升迁之路的时候,王总兵就在后屋中仿若闲谈一般的询问起了这个常年未归的儿子。
 
    “你这几年倒是很有长进,如此赏赐之下还能做到荣辱不惊。着实难得。”
 
    一旁的王英强苦笑了一下,回他老爹到:“爹啊,你就别寒碜儿子我了,你儿子我的性格你还不知道?”
 
    “朝廷和军方有意在这时候打造一个典型,我就被推出来呗。”
 
    “可是这一次,除了我是那只舰队的最高指挥官之外,真正由我主导的和出力的地方并不多。”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儿子我,要是冲锋陷阵,战场杀敌的小计策,我自可胜任。”
 
    “但是这探查敌情,纵观全局的,顺着蛛丝马迹来找寻敌寇的事情,我并不擅长啊!”
 
    “这一次之所以取得如此全局性的大捷,归根究底还是要落到我那个仓使的身上。”
 
    “你是所那个年纪和咱们家英丽差不多大的小子?”
 
    “没错,就是他,这个人是一员天生的福将。心思缜密不说,对于海洋的了解更是深厚。”
 
    “更比说那寻常人都解释不了的逆天的气运,仿佛只要跟着他就有打不完的仗,挣不完的功勋一般。”
 
    “现如今一纸调令下来,他留在了这里,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看着儿子自己在那没事瞎操心,王总兵却是狠拍了对方的后背一下,给他当头一个棒喝:“你和那顾家的儿郎,难道都是没有本事的废物吗?”
 
    “这世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多么亲密的家人也总有分离的时刻。”
 
    “难道说你王英强离开了那个叫做顾铮的小子,就不会行军布阵,带兵打仗了吗?”
 
    “自然不是!”王英强一听这话,梗着脖子就反驳了过去。
 
    “那不就结了?那你在这里烦恼个什么劲儿呢?还不赶紧给我去前厅宴客去!”
 
    “今天晚上你可是主角,除了顾铮之外,你的下属可是有三个人都会跟着你一起调到辽东卫。”
 
    “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将这些人给笼络好了。”
 
    “再说了,顾铮这个小子不还是在威海卫的水师吗?而威海卫不还是在东山的地界上吗?”
 
    “你当我这个东山的总兵是白瞎的啊,我自会看顾他几分的。”
 
    听到自家老爹开了口,王英强也放下了大半的心。
 
    毕竟顾铮这个小子是因为他的缘故才踏上了军营这条路,在自己离开前托付给最亲近的人,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终是放下了心里的包袱的王英强往厅内走去的脚步都是轻松了几分,他突然就好像想起来什么一般,一转头朝着他爹龇起了牙。
 
    “其实爹,你平日里多提携那个小子,对你也有好处。”
 
    气哼哼的王总兵,现如今和自家儿子的情景调转了一下,他气哼哼的被劝服到了宴席桌上,忍了很大的力气,没有当场给顾铮来个全武行伺候。
 
    自从这王英强和他爹透了风之后,这老爷全身都不舒服了。
 
    这庆功的家宴一开始,大家过场走完了就放开了吃吃喝喝的时候,王总兵就开始用他那阴森森的目光上下的打量起坐在他身边的顾铮来。
 
    这一看不要紧,他突然就发现,自己怎么看这个小子就这么顺眼呢?
 
    这个世界的顾铮,长了一副典型的鲁东地区孩子的憨厚的面庞。
 
    肩宽胸厚,沉稳踏实,是家长们最喜欢的那一类型的孩子,一看就是老实人。
 
    而顾铮的眼神也是极其的清澈,机敏中却没有钻营,过于成熟却不让人反感。
 
    这人的性格又和他的外表反差很大,并不是一个不通俗物的笨人。